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海底茉莉博客

生活就像海洋 只有意志坚强的人才能到达彼岸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知青生活——苦中作乐(原创)  

2009-01-05 15:17:11|  分类: 岁月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

 

 

 

 知青生活虽然苦不堪言,但我们经常苦中作乐,品尝着其中的酸甜苦辣,感受着欢乐和痛苦。 

我们下乡在辽宁中部山区,条件特艰苦。冬天北风呼啸,滴水成冰,屋内屋外温度相差无几,晚上大家戴着帽子、围巾睡觉,早上起来面面相觑,笑作一团,原来眉毛变白了、清鼻涕结成了冰柱。刷牙要破冰取水,邢文光嚼着冰块风趣地说:“热死了,降降温”。夏天蚊子、跳蚤肆虐,我们全身疙瘩连片,奇痒无比。蚊子可防,挂上蚊帐,对跳蚤却束手无策,睡觉前大家就比赛抓跳蚤,有一次我在身底下摸到一个,在蚊帐上抓到两个,个个圆鼓隆咚。我边捏边喊:“我第一、我第一”。有一天,马秀华半夜哇哇大叫,原来耳朵里爬进一种叫蚰檐的多腿爬虫。大家惊醒后,又天南海北侃起大山。

 最难熬的是缺菜少粮的日子。下乡第一年,好容易渍了一缸酸菜,结果火油灯倒了,火油全撒到酸菜缸里,我们吃了一冬的火油酸菜,别提多难吃了。到了春天,没有青菜,我们喝苞米馇子粥吃粗盐粒,反正也没菜,各人端着碗自找地方,有的抓几粒盐撒在桌子上,有的撒在锅台上,有的撒在窗台上,边喝粥边吃盐,有的干脆直接撒在碗里,边喝粥边唱歌,那时,我们最爱听“十五的月亮”和“莫斯科郊外的晚上”,真是别有一番情趣。

白永旭犒的实在受不了,就告假进城,回来时背了一个麻袋,我好奇的凑上前,原来他在进城的路上偷了一只鸡,谁也不会杀鸡,他拿起斧子把鸡头剁了下来,大家七手八脚好不容易把鸡弄进锅里,不久,一股肉香味扑鼻而来,我馋得口水都要流出来,那是我记忆中吃的最香的一顿饭。

有一天,我们从地里干完活,围在院子放的一张炕桌吃午饭,白永旭边喝粥边哼着小调进屋,一会儿又哼着小调出来,往返几次,谁也没在意。这时,马秀华大喊:“白永旭挖猪大油吃了”,我半信半疑凑到他跟前一看,碗里漂着一层油,心想能好喝吗?那时犒的实在受不了,我和同学们也跟着挖猪大油喝,那个香啊,至今难忘。点长阻止不了,也加入了喝猪大油的行列。几天功夫,一坛大油就被我们喝光了,以后只有煮菜吃了。

秋天是收获的季节,白天干了一天的活,晚上累得爬上炕就睡着了。一天半夜,窗外哗啦哗啦的声音,把我惊醒,只听王秉魁喊,快起来烧火,煮苞米。我们几个女同学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兴奋的围着被子聊了起来:他们偷玉米怕生产队发现,肯定是连根拔起,听声音没少偷。聊着聊着,苞米煮熟了,点长把苞米从门上破窗户纸洞中扔了进来,我狼吞虎咽,越吃越甜。现在回想,肯德基的甜玉米和我们吃的煮苞米简直就没发比。

有一年夏天,连下了三、四天雨,知青点断粮了,进城必过的河水已没过头顶,生产队穷的只有一匹瞎眼的老马拉车,在河边就是不肯下河,我至今还纳闷,它怎么知道河水上涨,真是老马识途。没办法我们连吃了三天土豆,就在我几乎饿晕时,粮食买回来了,那一天我最开心,贴好的大饼子,我狼吞虎咽吃了2个。

下乡的第三年春节,我和白永旭到沟里的一位大叔家拜年,正赶上他家吃饭,我们也没客气,就坐下一起吃了,大叔要往我碗里夹肉,不小心掉到炕桌上,他家的大花猫用小爪子一搂,把那块肉搂到炕上,叼在嘴里正想吃,他家的小孩从猫嘴里抢了出来,迅速地送到嘴里,边嚼边笑,我看着看着两眼模糊了。

…………

知青生活浓缩了人生的精华,使我对生活有了更深的理解。经历了苦难,更懂得怎样珍惜和奋斗,有了这段经历垫底,使我能够从容面对人生。

 
  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6)| 评论(48)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